鸟苑-鸟类摄影-Bird photography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搜索


不老屯“追拍”猛禽事件的客观详实(转老猫斑竹的回复文章) ... ... ... ... ... ...

2015-12-22 13: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2| 评论: 0|原作者: 猫|来自: 文摘《鸟网》

摘要: 不老屯“追拍”猛禽事件的客观详实(转老猫斑竹的回复文章) 以下叙述原文复制鸟网千年猫斑竹回复;原文地址 老实说 这篇报道我也看过了 说点自己的看法吧,愿与大家共同探讨这个事情: 今年 在北京不老屯地区 ...
不老屯“追拍”猛禽事件的客观详实(转老猫斑竹的回复文章)

      以下叙述原文复制鸟网千年猫斑竹回复;原文地址

      老实说 这篇报道我也看过了 说点自己的看法吧,愿与大家共同探讨这个事情:
      今年 在北京不老屯地区由于密云水库水域的环境保护工作的推进,实施了退耕还草,入冬以来,这一带由于杂草丛生,产生了数量众多的老鼠, 入冬以来,吸引了大批越冬的猛禽前来捕食,包括大鵟、毛脚鵟、灰背隼、猎隼 雕鸮、短耳鸮等等猛禽。由此也引来了众多拍鸟爱好者的驻足拍摄。
      不可否认,确有个别的拍鸟人对猛禽采取了不断的猛追狠拍战术,追逐得猛禽不得歇脚,这种行为是令所有有正义感和爱心的拍鸟人所不齿的。但是,事实是否真如题目所说“猛禽被拍鸟人驾车追逐,活活累死”,我觉得是将事实过于夸大。
    1.去过不老屯滩地的朋友应该可以了解, 那里不是一马平川的平坦开阔地,中间有山丘、沟壑,还有灌木丛, 很多平坦开阔的地方被这些天然障碍所阻隔,驾车根本进不去的 哪怕是多么高档的越野车亦此。(必要的话我可以提供一份当地区域的卫星地图)。而在那一带可供捕食的鼠类也不少 同样可供猛禽吃食。即使猛禽在车辆可达的区域被惊扰,完全可以飞到这一带躲避。当然,这只是极端结果, 我们还是反对追拍猛禽这种方式的。 个别人驾车穷追猛拍现象肯定是有,也是不对的,也拍不好片子 这已被很多有经验的北京鸟友所共识。但要说 追得猛禽无处可躲,最后活活累死,确实夸张过度了, 这也不是一个有着野外观鸟、猛禽观察经验的观鸟人和以事实为依据的新闻撰稿人所能正常表述的。
    2. 或许题目是特指那只“累死”的雕鸮。当然,不可否认 那只雕鸮是因极度疲惫失去捕食能力而死,不可否认这中间可能有不断追逐拍摄引起的因素,但是 只是一种可能。我本人也是观鸟爱好者, 每年也关注北京地区鸟类资源的变化和分布情况,几乎每年 在不老屯地区都会有发现死去的猛禽 其原因既有彼此争斗伤情不治而死,也有在有限食物来源下,自身处于同类弱者地位无法优先进食而导致衰弱而亡,甚至来自当地偷猎,包括有红隼、雕鸮、鵟类等,死亡原因种种,无法一一列举的。 我也读了那只雕鸮的死亡报告,只能说今年开始有很多拍鸟人前往拍鸟,那是不是一定是被拍鸟人所追逐而死?退一步说 只能说是可能, 但可能并不代表着一定,作为爆料人、作为媒体记者 一个起码的底线应该是基于事实,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冒然就以一个可能的因素做出一个决定性的论断, 这是一种极为不负责的表现,同时也亵渎了新闻报道真实性的内涵精神。    我事后通过鸟友了解的事实: 当时这只雕鸮 最初被发现时,是奄奄一息地倒卧在灌木丛中, 是拍鸟人发现后及时把它救助 立即驱车送往了位于北京师范大学的猛禽救助中心。
    3.不可否认 拍鸟人中的确有不自觉、有轰鸟害鸟行为的,但是北京大多数拍鸟人还是有爱心、举止有约束的。  一些朋友对拍鸟人是爱也好 恨也好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所表达的观点一定要以事实为依据,抛开个人好恶感情因素,切勿以“疑人窃斧”式的思维定式来判断一个事物本质,特别是掌握了媒体方向权力的人士,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附:该篇报导在爱鸟、拍摄鸟的爱好者老师中间又一次掀起了一些心绪动荡;
       凤凰网的报导已经拜读,但根据该地区两个月来的实际状况,客观看待和分析后,认为,该报导过分的夸大了“拍鸟人"的负面责任;实际情况中,按照报导事由,从自然和地域环境等角度分析,猛禽生存勘忧.....追死等叙述原因缺欠详实;对于猛禽死亡....累死....等等说辞,不能一概推归拍鸟所至。不老屯猛禽出没地带,系水库缓冲湿地,2014年同期,鸟苑爱鸟老师早已发现有一些枭类及稚鸡类中大型鸟类的残尸,后经过与当地森警、动保、相关管理机关汇报和长时间的调查、蹲守,均未感觉拍鸟人有追逐和损害猛禽现象。具体案情分析认为;事因有三,1.自然界的正常劣汰;2.当地不法分子偷猎打伤后的残留缺尸;3.违法毒害;至此,2014年基本按照此结论为终。
       2015年,随该地区猛禽消息的传播,越来越多的鸟类爱好者参与了猛禽的拍摄,确实较去年有些”热闹“;但拍鸟老师除极其个别的有争抢、活动物引诱的不良行为之外,的确没有发觉”往死追“的惨烈、粗暴现象;本网有很多老师都参与了该地区的猛禽拍摄(本人也曾经去过一次)。经过了解,拍摄当中,老师们大都是采取等待及缓慢靠近等方式,即便是追逐,也是在原已碾压成路的土道上缓慢前行,也不可能在荆棘、沟壑中穿插......;
      针对该报导欠实臆断细节,怎么客观看待、如实反映、如何引导大众?目前看来愈显重要;因此,本人加评归类以下原因,同时建议《报导》原作者深思和再细致了解,阐明客观真实存在细节,还爱鸟、拍鸟人这个爱好者群体一个宽松的社会空间;
      鸟类拍摄对于自然界鸟类多多少少肯定有些打扰,但我们摄影爱好者节制得当、科学掌控行为....,是完全可以相互兼顾、两全兼得的;对于不老屯猛禽拍摄过程中,确实发现过争抢、活动物捆绑引诱.....等劣迹;但笼统的将一些鸟类生存安危归罪于拍鸟者的行为,确实”愈加之罪“了。今年,不老屯猛禽系列事件的主要原因除2014年的三条以外,确实存在拍鸟造成一些”鸟类栖息环境“性质的干扰;个别不懂或节制意识不强的拍鸟人的过分行为也确实存在;但,这个较去年新增的”第四因素,其构成的危害远远不及猎、捕、毒等,或不可能构致命性。相反,在拍摄过程中,拍摄者发现的弱、残鸟类曾经多次发起救助,有效帮助了一些受困猛禽得到妥善处置。
      尾声:引用猫版文章结尾,作为本感想之结尾;
      ”抛开个人好恶感情因素,切勿以“疑人窃斧”式的思维定式来判断一个事物本质,特别是掌握了媒体方向权力的人士,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同时再次呼吁拍鸟老师们:要了解鸟类习性,规范自己,那才能 ”天高任鸟飞、素材遍天下、出片就精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